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詩性·幽默·溫暖 章紅兒童文學作品研討會成功舉辦

來源:文學報 |   2019年11月30日09:12

章紅,畢業于南京大學中文系,文學碩士。18歲開始在江蘇《少年文藝》發表小說,后成為該雜志的編輯、主編,現為江蘇少年兒童出版社編審。她的作品陪伴了一代讀者的成長,給少年們帶來前行的力量。出版有兒童文學作品《放慢腳步去長大》《小豬和圓媽》《白楊樹成片地飛過》《踏上閱讀之路》《唐栗子和他的同學們》《唐栗子和爸爸媽媽》《白色的大鳥》等多部,家庭教育隨筆《慢慢教,養出好小孩》,散文隨筆《對幸福我怎能麻木》《你吸引怎樣的靈魂》等。曾獲冰心圖書獎、中國書刊發行協會全行業年度優秀暢銷書獎、江蘇紫金山文學獎、南京市委宣傳部“五個一”工程獎、金陵文學獎等。

11月4日,由南京市作協、江蘇鳳凰少年兒童出版社聯合舉辦的“詩性·幽默·溫暖——章紅兒童文學作品研討會”在南京市文聯四樓文藝家沙龍舉行。

南京市文聯一級調研員張躍定在致辭中代表市文聯、市作協向章紅表示衷心祝賀:“章紅一直滿懷童心,細致關注少年兒童的生活,精準地把握兒童文學方向,用情、用心地為兒童創作。她不僅用文字滋養兒童生長,而且積極投入文學活動,走進校區、社區,走進孩子們中間,面對面與孩子交流,以‘像作家一樣生活’為題,啟發孩子對生活、對文學的熱愛。”

研討活動由江蘇鳳凰少年兒童出版社副總編輯郁敬湘主持。她介紹,三十年來章紅的兒童文學創作可謂成果累累,兒童文學代表作《放慢腳步去長大》自2008年出版以來,總印數達到30余萬冊,迄今每年都在加印,長銷不衰。2018年出版的兒童小說唐栗子故事系列,《唐栗子和他的同學們》入選全國圖書館評選的“我最喜愛的童書TOP30”,兒童文學類有10本書入選,其中本土原創作品只有3本,而章紅的書就是其中一本。《唐栗子和爸爸媽媽》獲選南京市藝術基金重點扶持項目,很受矚目。2019年6月出版的新作《白色的大鳥》被選入了新聞出版總局“十三五”規劃出版工程。

江蘇省作協副主席、評論家汪政首先發言。他說:“章紅是個成人文學和兒童文學皆擅長的作家。她的兒童文學已經形成了自己的風格,有很強的辨識度。面對兒童寫作的時候,章紅的筆調就變得比較明快,比較幽默。我覺得她很用心,是個心中有讀者的作家。一個兒童文學作家,她首先的基本功不是文學,而是兒童觀。一定要以兒童為本體有所研究,然后才能有文學的精深表達。章紅說過一句話:孩子是更好的人類。這足以說明她的兒童觀。”

“她把自己觀察、積累到的關于兒童的經驗,包括自己家庭、自己孩子的成長經驗拿出來分享,讓它們成為兒童文學寫作重要的資源。她的兒童文學創作資源就是她自身,這使得作品天然地具有親和力。她給兒童帶去自在、天真、歡樂的享受。而且她的歡樂是毫不做作的,非常自然,是一種發自內心的微笑。”汪政表示。

江蘇鳳凰出版集團總編輯、江蘇鳳凰傳媒副總經理徐海認為章紅的作品有一個很顯著的特點,就是純真:“我感到章紅的創作非常獨特,比如她的《唐栗子和他的同學們》,讀這部作品是一次精神的享受,是一段美的歷程……整個故事非常溫暖,洋溢人和自然天然的感情,以及人和人之間溫情的一面。她的作品體現了詩意的溫暖和純真,也體現了藝術的魅力和科技的傳導力,是兒童和大人們共同愛好的一個天堂般的夢境。”

南京大學教授呂效平是章紅大學本科的老師。他從學術的角度肯定了章紅的作品。他說,價值觀對了才能激活才華,而章紅的小說在價值觀上有非常可貴的地方。章紅用小說表達了生活中的困惑,無論是孩子還是家長、老師都要面對自己人生的難題,都有可能身處某種困境中。在小說里,章紅從不以教導者的面目給出最終的結論,而是以平等的姿態展示生活的真相,那里面有窘迫與無奈,也有溫暖與詩意。她巧妙地給讀者以精神的鼓舞,鼓勵他們發展自我,勇敢地生活。

《創作評譚》主編、作家陳蔚文熱情地評價了章紅的整體創作:“章紅的兒童文學創作是在一個更完整的文學創作中展開的。她不僅寫兒童文學,還寫過不少好的成人文學,包括小說、散文、詩歌。她有敏銳的思考力,并有建立在廣泛的中西方閱讀基礎上的文字素養——這兩點對于一位優秀的兒童文學作家來說同樣重要。前者決定了作品的分量,后者決定了表達的優美。”

她認為章紅的兒童文學作品中有著深邃的精神指向。她感嘆道:“在成人與孩子之間,章紅永遠站在孩子那邊,為童年爭取更多的權益:保持天性的權益,快樂的權益,按照童年自身節奏成長的權益。”她認為這種精神指向在章紅的小說創作中也很明顯,“章紅的兒童小說在看似日常的故事中,貫穿著一個核心——惟有愛、陪伴與守望,才是與孩子相處的最好方式。這是她恒定的信念。”

《揚子江詩刊》副主編曉華重點提到了章紅的中短篇小說創作,認為章紅的短篇小說集《白楊樹成片地飛過》“真實地全方位反映出當下中學生現實生活,而且有一種深刻、冷靜、理性的思考,這思考像刀鋒一樣,敢于把現實剖開來看,這是特別不簡單的。”

她認為中學生的生活狀態不是孤立的環境,他們和家庭、父母、社會、學校、老師、同學……這種種之間構成非常復雜的一種蛛網式的關系。《白楊樹成片地飛過》正視了成長中的困境,關注中學生的身心狀況,特別是心理狀況。“在刀鋒般犀利的剖析背后,是一個作家的良知,是一個作家對良好的成長與教育環境的呼喚,更是一個作家對青春美好生命的深深祝福。”

《兒童文學》雜志主編馮臻說:“美國哲學教育家馬修斯在《童年哲學》中說,好的兒童文學是創作者能率直樸素,最好又能幽默地提出難題的那種作品。我感到章紅的創作正走在這條路上。短篇小說集《白楊樹成片地飛過》率直尖銳,《白色的大鳥》質樸真誠,《放慢腳步去長大》以及“親愛的小孩”系列——《唐栗子和他的同學們》《唐栗子和爸爸媽媽》清新俏皮幽默,這些作品以不同方式提出的成長難題、教育難題乃至生命難題,綜合而立體地建構起了兒童文學的審美世界。章紅的創作可謂是為童年重建生命的詩性價值。”

他對《白色的大鳥》《白楊樹成片地飛過》《放慢腳步去長大》三部不同類型的作品進行的文本分析:“章紅所構建的兒童文學世界,呈現出了一種寬廣心態,她讓生活撲面而來,又讓純凈詩意應運而生。對人生的真知灼見蘊藏于字里行間,鋪延出了一條詩性的路途,引導成長中的生命在與自己和解的基礎上,去尋覓生活的意義,引導讀者進行生命的自我擴充與超越,以期創造出豐滿健全的人生。”

江蘇第二師范學院教授姚蘇平則重點評價了章紅的自傳體長篇小說新作《白色的大鳥》。她從人物形象、敘事視角、童年情境等方面深挖了章紅小說創作中深刻的思想內涵。她說:“正是通過對女孩與女人、母與女、父與女、家庭與社會、故鄉與當下、夢境與現實的不斷閃回、傾訴和守望,章紅試圖抵御歷史和時代對童年的壓抑和剝奪,在歷史記憶和個體、女性、兒童之間,構成充滿詩意的藝術張力。”

《十月少年文學》執行主編冷林蔚認為章紅兒童文學創作中最獨特的地方是她充滿愛意的母性視角。她覺得這一視角首先體現在章紅對童年力量的禮贊和對純真童心的謳歌:“章紅在故事中記錄下美好生活的點點滴滴,毫不吝惜地表達著自己對孩子的愛與理解,這讓小說的行文氤氳著一種溫柔的氣息,這種氣息,每個愛孩子的母親都能夠體會,每個被愛著的孩子也都能夠體會。”

當然,母性的視角不僅僅是愛的視角,還包含著教育的成分。冷林蔚認為章紅在作品中表達了對兒童成長所面臨問題的關注和對當下教育現狀的反思。孩子的世界并不完全是天真美好,也會有誤會、對抗甚至欺凌,章紅的兒童小說力圖去理解一個完整的孩童世界,在此基礎上幫助孩子運用智慧去化解這些難題。

江蘇鳳凰少年兒童出版社社長王泳波回顧了章紅在任職《少年文藝》主編期間對青年作家的大膽挖掘和培養,稱贊章紅獨到的選稿眼光和對江蘇少兒社期刊建設的貢獻。他盛贊章紅的新作《白色的大鳥》,剖析了書中蘊含的理性思考。

作為主辦方之一,江蘇鳳凰少年兒童出版社文學讀物中心主任陳文瑛代表出版社對到場的專家們表達了感謝,也對章紅的創作予以了肯定:“我接觸過形形色色的作家,章紅老師是其中非常特別的一個,她對生活的溫情和熱愛,是發自內心的。她的作品非常接地氣,充滿生活氣息,是蘇少社兒童文學作品版塊非常獨特的組成部分。”

章紅最后致答謝詞,她說:“我是個特別喜歡記錄生活的人,我人生的每一個階段都被我寫成了一本書。青春期在《白楊樹成片地飛過》中,這小說至今留存在許多讀者心中,我想給予它生命力的是那份真摯與勇氣,坦率地呈現深陷于競爭泥淖的青春心靈有過怎樣的掙扎。幾乎從寫作之初,我竭盡全力的,就是去寫出內心的真實;我最在意的,就是作品是否呈現真實生活的質感。”

時光推動她進入人生的新階段新狀態,孩子的降生,陪伴女兒慢慢長大的體驗,讓她的寫作從青春故事轉變到對兒童的關注。

章紅坦陳自己非常享受創作的過程,因為“兒童的那種歡樂與創造力對我有無窮的吸引力。中國的學齡兒童是特別辛苦的一個群體,盡管如此,他們那種與生俱來的幽默感與創造力,還是像石頭縫里的小草一樣,擋都擋不住地冒出頭來。懷著好奇與欣羨,我窺探兒童世界,一次次為那當中的不可思議感到新奇。他們隨口說出的語言常常靈動,充滿趣味與想象力;他們內心深處蘊含著同情與體貼的高貴情感;他們一直有向善向好的愿望,如同樹木向陽光處盡力伸展。”章紅也真誠地表示:“在兒童文學創作上,我對自己的期待,就是基于兒童立場,寫出普通、溫暖的人性。但愿我能寫出兒童心靈亮晶晶的質地,寫出人性與生俱來的無限光輝。”

幸运365app能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