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兒童文學理論 評說金波的兒童詩:禮贊童年、母愛、大自然

來源:中華讀書報 | 束沛德  2019年12月01日13:15

金波是當代兒童文苑一位出類拔萃的詩人,一位兒童文學大家。這位年屆耄耋的老園丁,在兒童文學園地里至今依然筆耕不輟,詩歌、童話、散文、小說、圖畫故事佳作迭出,成為文壇一道亮麗的風景。他的成就和造詣,尤其是詩藝精湛所達到的高度,堪稱當代兒童文學群山中“林壑尤美”的一座峰巒。

我結識金波,開始關注并贊賞他的兒童詩,是在40多年前改革開放之初。他的組詩《春天的消息》、詩集《在我和你之間》《林中月夜》《我們去看海》先后獲得中國作家協會第一、二、三、五屆全國優秀兒童文學獎,我都是在場者,是該獎評委會的負責人。金波榮獲1992年度國際安徒生獎提名獎,我曾作為該獎國際兒童讀物聯盟中國分會(CBBY)的語言顧問,寫了題為《紅線串著愛與美》的評論,向評委會作了推薦。

盡管金波的創作成就和業績兼及諸多兒童文學體裁、樣式,但他首先是個詩人,本質上是一個詩人。他那詩人的情懷、氣質、本色、才華浸透到他所有作品和創作活動之中。60多個春秋,他度過的文學人生、詩意人生,光彩奪目,令人贊賞和艷羨。

金波之所以成為一棵創作的常青樹,保持永恒的藝術生命力,奧秘何在?他的靈感、激情、活力從何而來?

一是金波十分珍惜童年生活對自己的饋贈。

在他看來,永葆童心是生命的最高獎賞;全身心地回歸兒童,那才是最美好的精神狀態。他把童年的記憶看作“人的精神財富,它像一粒珍珠,經過歲月的磨礪,越發光輝璀璨。”金波的童年有快樂和溫暖,也有寂寞和憂傷。正是這樣的童年生活記憶,給詩人以靈感、想象和詩情。在《泥土的饋贈》一詩中,抒述兒時用泥土作玩具,聯想到塑一頭小熊,塑一匹小馬,就能去北極探險,去草原馳騁。從泥土給一粒種子以綠色生命,情不自禁地歌唱:每一寸土地,/都是生命的搖籃,/它不僅教會我們創造,/也培育了我們的忠誠!

捉蟋蟀、放風箏、采桑葚兒,都是我們童年時代沉浸其中、樂不可支的游戲。金波從這些游戲中捕捉到美麗的童心、童情和耐人尋味的人性美。詩人在《蟋蟀》一詩中描述爸爸懲罰孩子,摔碎了養蟋蟀的瓦罐,而有一夜,孩子又聽見他熟悉的那只蟋蟀在叫,原來正是他爸爸捉回來的。由此詩人抒發了感人至深的父子情:那一夜,我在想:/是爸爸送還了我的蟋蟀,/還是蟋蟀送還了/我那可親的好爸爸?《風箏》一詩描述一只斷了線的風箏,是用一張得分不及格的考卷糊成的,而要尋找的風箏的小主人正是住在對面樓第三層的小鄰居。(你別問,你別問,/我不想說出他的姓名。)/明天我要約他去春游,/還要還他這只風箏。/(當然,當然,/順便還要談談別的事情.....)深情而又含蓄地表達了成年人對孩子的愛和理解,展現了美好和諧的鄰里情。詩人善于把童年記憶與現實感受自然、巧妙地融合在一起。時代的光芒照亮了童年的記憶,賦予它以新的內涵和色彩,讓小讀者從中得到有益的感悟和啟迪。

二是金波十分珍惜自然萬物對自己的饋增。

大自然是人類的母親,是少年兒童的良師益友。讓孩子感受大自然的千姿百態,親近大自然,熱愛大自然,擁抱大自然,與大自然友好相處,是包括兒童詩在內的兒童文學永恒的主題。詩人金波對大自然情有獨鐘,從他跨入兒童詩苑起,就滿含深情地與風花雪月、花鳥蟲魚作伴。無論會飛的花朵、林中的鳥聲、綠色的太陽,還是白天鵝、紅蜻蜓、螢火蟲,他筆下的自然萬物都是有生命、有感情的小精靈。正是它們的聲音、色彩、氣息、味道,點燃了詩人心中的火花,讓他情不自禁地向讀者袒露自己的心靈世界、感情世界,與孩子們交流。他抒寫魚也想跳到岸上,走進春天的大地,和更多的新朋友游戲;寫飛得很低的紅蜻蜓,在尋找丟失的愛,那世間最珍貴的東西;寫黑螞蟻緊貼大樹,諦聽大樹的心跳;寫晚風藏在花叢里,想有個家,有個爸爸和媽媽。觸景生情,托物言志,詩人通過與山水花鳥的對話,心靈的溝通,真摯地表現了熱愛大自然的美好感情,不露痕跡、潤物無聲地傳遞了善良、溫暖、和睦、友愛的感情,用詩的春雨秋露潤澤了孩子的心靈。

三是金波十分珍惜母愛親情對自己的饋贈。

母親的光輝好比燦爛的云霞,永遠地、永遠地投射在兒女的心坎上。金波從小和他的母親相依為命、相濡以沫的經歷和命運,使他比別的孩子更早地懂得溫存和體貼,懂得感恩和回報。在她的很多詩篇里,對博大無私的母愛作了生動、真切的表現。雨中期盼母親送來紅雨傘:紅雨傘像親情暖暖的火,/紅雨傘像飛進心里的歌,/紅雨傘是我永遠不迷失的星座。抒寫在饑荒的年代:我的飯碗變得很大,/媽媽的飯碗卻變得很小。/至今我仍把那個粗瓷碗珍藏,/因為碗里盛著一個愛的海洋。兒子是母親的心肝寶貝,母與子心連心,母親對兒子的愛比海洋更寬廣。孩子的心靈在母親的撫慰、引導下健康成長。《如果我是一片雪花》《傾聽》《鄉音》《薄荷香》《給予》等,也都是謳歌母愛的情真意切的精品佳作。尤其感人肺腑的是那首用結構格律嚴謹的十四行詩寫成的《獻給母親的花環》。我不止讀過三遍五遍,每讀一遍,都難免熱淚盈眶,蕩氣回腸,一次又一次受到精神、心靈的洗禮。那豐富的內涵,真摯的感情,精巧的構思,優美的韻律,真讓人一詠三嘆,回味無窮。童年的“微笑和眼淚”,人生的酸甜苦辣,借著生動的藝術形象,表現得淋漓盡致。正像詩人詠唱的:生活其實并非能永遠的甜美,/在乳汁里,也會摻和著苦澀;我要把這個世界描繪得更美/用母親的乳汁,用我的眼淚。詩人真實、深情地表達了長大成人的孩子無限感激偉大母親養育之恩的心聲。

童年、母愛、大自然,是超越時空、不分民族、國界的,它們是普天下少年兒童心靈能共同感受的東西。金波是天真無邪童年的歌者,是五彩繽紛大自然的歌者,是至純至真親情、友情、鄉情的歌者。詩人腳踏新時代、新現實的泥土,滿懷深情抒發蘊含在童年、母愛、大自然中的愛與美、綠色與溫暖、向善與向上,因而使得他的作品經受住時間的檢驗,具有永恒的藝術生命力。

金波的兒童詩確是能歌善舞的文字,富有音樂性,特別講究韻律美,令人難忘的是,他還創作了不少優美悅耳的歌詞;他率先把十四行詩引入兒童詩領域,從而拓展出一片新天地;他傾情于創作詩化童話,豐富了童話世界。所有這些,都是金波對我國當代兒童文學的獨特貢獻,是應當在兒童文學史冊上寫上一筆的,也是小讀者和大讀者永志不忘的。

幸运365app能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