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詩歌情系人民 人民心連詩歌 ——詩人、評論家、編輯熱議新時代詩歌發展

來源:文藝報 | 李曉晨、行超、康春華、呂漪萌  2019年12月02日08:27

這幾天的北京雖是寒意料峭,但對于從各地趕來參加全國詩歌座談會的與會者們來說卻是暖意融融、詩意盎然。他們會聚一堂,聆聽致辭、講話、報告,參加分組討論、大會交流。此次會議的召開讓廣大詩人、評論家、詩歌編輯備受鼓舞,深感振奮,也讓他們對新時代詩歌有了更深入廣闊的理解和認知。

鄭欣淼說,這次詩歌座談會是在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和學習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精神的背景下召開的。黨和國家的總體戰略格局,為新時代詩歌尤其是中華詩詞的發展繁榮提供了難得的歷史機遇。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的重要歷史節點,也使我們擁有了更為寬廣的學術視野,為我們提供了更多元更廣泛的研究課題和思考空間。本次座談會列出的幾個議題中,多處出現“新時代”這一關鍵詞。的確,新的時代,新的生活,給我們的詩歌發展帶來了新的機遇和新的課題。詩詞創作總是關乎時代風云,詩人應積極參加社會實踐,了解社會現實。詩詞是人創作的,詩人是社會的人,總是在一定的社會中生活。詩人的作品中,總能看到時代的影子,所不同的是自覺地還是不自覺地反映,是反映得多還是反映得少。讓中華詩詞唱響新時代,詩人們重任在肩,責無旁貸。新的時代呼喚新的歌者,新的歌者來自新的時代。期待中華詩詞這種優秀傳統文化形式在新時代詩人的手中繼續發揚光大,為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繼續注入深情,鼓呼歌唱。

顧浩說,處于中國歷史發展的偉大的新時代,我們進行詩歌創作,一定要心懷九州、心系百姓,立足盛世、立意高遠,情思深邃、情感豐厚。詩的題材可以有大小之別,詩的境界卻不能高下不論。要讓新時代詩歌呈現嶄新的風采,打上深深的新時代烙印,成為偉大新時代最生動的見證。新時代詩歌一定要彰顯大國風范、盛世氣象、百姓情懷、民族精神,成為時代的號角、奮進的鼓點、筑夢的記錄、人民的心聲。中華民族是一個偉大的詩的民族,人民群眾對詩的情感特別深厚,對詩的要求也特別嚴格。中國人民同詩歌聯系得這么緊密,愛詩愛得如此深沉,恐怕在世界上也是不多見的。詩屬于人民大眾,人民群眾永遠是詩歌繁榮昌盛的沃土。詩離開了人民,詩之花就會凋謝,詩之樹就會枯萎。詩歌的優劣,要由廣大人民群眾說了算。群眾歡迎不歡迎、喜歡不喜歡、愛讀不愛讀、感動不感動,這才是判斷詩歌寫得好與差的標尺。詩歌情系人民,人民心連詩歌,扎根在人民心靈沃土上的詩歌才能枝繁葉茂,永不衰敗!

從事半個多世紀詩歌編輯工作的黃東成表示,中國詩歌欣逢國運昌盛新時代。詩歌如何適應和反映新時代的時代精神和時代特質,是擺在詩人面前的一大課題。對于詩歌的發展,詩歌編輯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不是隨便什么人都適合擔任詩歌編輯,詩歌是純語言藝術,沒有多年的詩歌涵養和修煉,是很難擔當此職的,詩歌完全靠藝術語言表達詩意內核。因此,詩歌編輯合格與否,首要的是看編輯是否具有辨識真詩、偽詩,剔除詩垃圾的能力。心有讀者,心系大眾,是詩歌編輯必須具備的素養。有必要再進行一次傳統詩學和現代詩藝的補習,讓大家徹底弄明白詩的定義:什么是詩?什么是詩的時代精神?詩歌編輯要為營造一個健康、良好的詩歌環境而努力。

在傅天琳看來,詩歌就是命運。寫詩就是寫閱歷,寫時代,寫人生。詩歌來自于生活,而如何讓生活在詩歌中恢復它們本來的詩意,這是吸引她一生的具有創造性的工作。“我很慶幸,自己從少年到青年到中年到老年,都深深地沉浸于其中。”詩人是一個時代的見證者,詩人的職責就是要通過普通的人和事物、事件以及現場,挖掘到隱藏其間的精神實質,抵達對現實、歷史以及人生的深刻理解。她說,幾十年來我所寫的詩歌都與我的生活、我所處的時代息息相關。詩人關心時代的大事件,關心廣闊的公共生活,關心整個人類所共同關注的事情,比如友愛,比如環境保護,比如人與自然的和諧,比如人類未來的發展,等等。所以,一首詩的完成應當有兩個“世界”,一個是詩人自己,一個是他所屬的人類以至人類所屬的世界,二者心須是相通的,和諧的,這樣才能寫出時代的本質和走向,也才能寫出詩人對于生命及其價值的真實體驗。一個詩人只有背靠悠久的歷史,立足腳下的土地,才能寫出這片土地上的獨特故事和精神蘊涵,而只有這種獨特的故事和精神,才能因為其新奇、獨到在讀者中產生回應。從這個角度說,詩歌的時代性和詩歌藝術的創造性其實是聯系在一起的。真善美是所有詩人共有的美學基礎。要想收獲一首壯麗、隆重、偉大的詩歌,詩人首先得具有同樣的品質。

“新時代的新氣象,對于詩歌創作意味著新的空間、新的可能和新的境界。”高興說,而要拓展新的空間,獲得新的可能,抵達新的境界,首先還是要尊重詩歌藝術自身的規律。目前在全球范圍內存在一些不尊重詩歌藝術自身規律的現象,不利于詩歌健康發展,著實令人擔憂,比如詩歌商業化,詩歌庸俗化,詩歌圈子化,詩歌功利化,詩歌教條化。與迅猛發展的科技相反,詩歌創作可能恰恰要保持寧靜、從容和緩慢的步子。惟其如此,才能凝視世界,深入生活,扎根大地,才能將現實土壤提升到藝術高度。實際上,對于一切的藝術創作,從容、緩慢和寧靜特別重要。當今世界節奏越來越快,這種節奏已經影響到人們的心靈生活。我們走得太快了,已缺少了靈魂的重量。而文學藝術,包括詩歌藝術,或許就可以讓我們慢下來,靜下來,重新找回我們的靈魂。

何言宏認為,這次全國詩歌座談會召開得非常重要、非常及時。21世紀以來特別是新時代以來,中國詩歌出現了新的歷史轉型,出現了許多新的重要詩人、重要作品和值得深入研究與討論的現象與問題,有些還較為迫切。來到會上,看到來自不同地區、民族和不同詩歌風格與流派的詩人代表,深感這次會議就是一次“詩歌代表大會”,能就我們這個時代的詩歌現狀、未來發展充分交流,非常有意義。在座談討論中,大家發言非常踴躍、非常坦率。我從會議提交的論文與大家的發言中,無論是在詩歌成就、存在問題、發展方向,還是在詩歌生態的營造、維護與進一步繁榮,以及中國詩歌如何出現大詩人、出現高峰,進而在世界詩歌的格局中充分展示中國詩歌的主體性與影響力等很多問題上,都獲得了啟發與教益,同時對我們時代的詩的未來,充滿信心與期待!

幸运365app能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