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當代文學中的“陜西經驗”學術論壇在西安舉辦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 陸航 趙立凡  2019年12月02日08:57

11月30日下午,當代文學中的“陜西經驗”學術論壇在西安舉辦。陜西省作協原副主席莫伸、深圳市文聯原副主席楊爭光、陜西省作協副主席方英文、《延河》副主編弋舟、陜西省藝術研究院院長丁科民同來自河南省社會科學院、陜西省社會科學院、陜西師范大學、長安大學、西北工業大學、西安建筑科技大學、西北大學、西安出版社、《美文》雜志社、陜西人民出版社、太白文藝出版社等科研機構、高校及期刊編輯部的70余位專家學者參加了本次論壇。陜西省社會科學院黨組書記、院長司曉宏,陜西省作家協會黨組成員、副主席、《小說評論》主編李國平在開幕式上致辭,陜西省社會科學院副院長白寬犁主持開幕式。

司曉宏在致辭中表示,陜西自古是文學重鎮,不僅有著優良的文學傳統,也有著輝煌燦爛的文學藝術作品。陜西作家的作品是從陜西土地上生長出來的中國故事,顯現著陜西經驗,傳達著陜西人的情感,表達著陜西人的瑰麗想象,彰顯著陜西人的藝術形式之新創造,彌漫著陜西人之審美氣度,它是雅俗共賞的,也是與中國其他地域遙相呼應的,是直面當下中國人的生存現實的,也是能為世界貢獻特殊聲響和色彩的。今天我們齊聚西安,深入研討當代陜西文藝,乃至它與中國當代文學的關系,希望能從陜西故事里總結陜西經驗,燭照中國精神,審視陜西文學在中國當代文學中的地位和影響力,更希望通過本次論壇的舉辦,以及以后更多的形式,促進陜西省社科院與省內外各大高校、文聯、作協等從事文學藝術研究與創作的團體和單位交流互鑒,為繁榮陜西省以及我國文藝事業而努力奮斗。

李國平表示,當代陜西文學的發展有一個歷史的過程,并且在這個過程中取得了相當的成就。陜西文學所達到的高度就是中國文學的高度之一,有的作品為中國文學樹立了目前還無法超越的標尺,有的則會在未來閃耀光輝,給中國當代文學提供經驗。本次論壇的主題實際上對當代陜西文學的研究提出了新命題,“經驗”就意味著一種范式,是更為系統化的理論提升,“總結規律”就意味著如何在規律之中將感性提升到理性。我們應多一份理性、多一份參照,警惕單一的思維、言論,解放思想,爭取取得歷史邏輯和理論邏輯統一。

主題報告階段分三個單元進行,與會專家學者圍繞當代作家作品研究、陜西作家作品研究、當代文學中的“文學陜軍”、當代文學中的百年鄉村圖景、陜西作家研究的過去現狀與未來等議題展開深入研討與交流。陜西師范大學文學院教授田剛發表了《延安文藝與陜西當代文學》主題報告,陜西省藝術研究院院長丁科民發表了《理論批評與文學創作的雙向建構》主題報告,西北大學教授周燕芬發表了《1980年代文學潮流中的路遙和陳忠實》主題報告,陜西師范大學教授朱鴻發表了《陜西文學:從應運而生到自由創作》主題報告,西北大學教授劉煒評發表了《陳忠實“剝離”說的時代意義》主題報告,深圳市文聯原副主席楊爭光發表了《寫作的意義》主題報告,陜西省作協副主席方英文發表了《消費時代文學日見小眾閑情》主題報告,《延河》副主編弋舟發表了《切近陜西的文學傳統來平衡自己的寫作》主題報告,陜西省社科院文學所所長張艷茜發表了《文學期刊與文學發展——從<陜西文藝>到<延河>的歷史考察》主題報告。陜西省作協原副主席、作家莫伸進行會議總結發言。

恩格斯說過:“一個民族想要站在科學的最高峰,就一刻也不能沒有理論思維。”這句話不僅揭示了科學的規律,同時對文學創作具有深刻的指導意義。”丁科民提出,文學創作跟理論批評是一個完整協調的生態系統,缺一不可。高質量的學術理論和文藝批評能夠及時梳理文學現象,總結文學經驗,探索文學規律,建立自己的學術思想和話語體系,解讀和不斷豐富文學作品的思想價值和美學價值,可以極大地提高整個社會的文化素養,健康的文藝批評對文藝的健康發展發揮著至關重要的積極作用,也是文藝作品自身社會價值和文學價值共同實現的關鍵。文學理論評論與創作是雙向建構、相互滋養、共同成長的過程,陜西的文學創作成就了作家自身,也成就了陜西的文學理論與批評。反過來也一樣,文學理論評論也促進了陜西文學的發展。

周燕芬表示,在當代文學史教學研究當中,我們經常把路遙和陳忠實,一個放到20世紀80年代,一個放到20世紀90年代來討論,看他們和這兩個文學時代不同的關系,這是一個歷史性的思路,但是我們忽略了一個事實,他們其實是在一個共識性的文學環境中進行自己的長篇小說創作。周燕芬試圖以《平凡的世界》和《白鹿原》的創作發生時間作為切口進行考察。1985年秋天,路遙開始《平凡的世界》的寫作;1985年秋天,陳忠實完成了他的中篇小說《藍袍先生》,然后到1988年開始長篇小說《白鹿原》寫作。也就是說這兩部作品的開始和萌動交際于1985年。1985年又是當代文學轉折性的年頭。無論是現代主義還是尋根問題,作為一體兩面的文學浪潮,對于路遙和陳忠實這兩位作家的沖擊作用,發生在他們全然不同的自我確認和個性塑造當中。也就是說陳忠實是在尋根過程當中轉化了創作思想,路遙是舊車運行,以反彈的力量制衡于文學思潮當中,與其說新潮對路遙沒有起作用,不如說更大的反作用成就了路遙。

張艷茜研究員從《陜西文藝》創刊到《延河》復刊的歷史考察出發,闡述了文學期刊與文學發展之間的關系。張艷茜認為,在文學史的整體視野中考察文學期刊的發展軌跡與文學史地位,就會發現中國現當代文學史的發展,尤其是當代文學史,文學期刊在其中有著不可替代的作用。文學期刊的運作模式受到社會環境的制約,刊載的內容必然反映社會主導的政治、思想理念,因此從1973年《陜西文藝》創刊,到1977年7月恢復《延河》,發表的作品內容正是社會變遷在文學領域的真實反映,從中體現的是文藝的變遷和文學環境的變化。

陜西省社會科學院文學藝術研究所研究員劉寧表示,當代陜西作家筆下的農民日常生活審美化呈現,是要將當代中國農民的日常生活提高到美和審美的層面,讓我們來看待人的發展。百年來中國農民日常生活變遷是中國農耕社會裂變的表征,作家們對這些日常生活做審美化、藝術化的處理,不僅表現的是中國農民如何由傳統走向現代,也讓我們看到人作為個體在時代發展潮流中,一方面不斷完善,另外一方面不斷異化。不管是趨于審美,還是異化,經過藝術的處理都可變為審美對象。當代陜西作家以扎實的文學創作完成了日常生活審美化這一西方文藝理論,或者說是美學理論的中國化。

本次論壇由陜西省社會科學院主辦,西北大學文學院、陜西師范大學文學院協辦,陜西省社會科學院文學藝術研究所承辦,是陜西省社會科學院恢復建院40周年系列重要學術活動之一。

幸运365app能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