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提升海外古籍文獻研究水平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報 | 武勇 秦念 魯朝陽  2019年12月02日08:58

由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主辦的“海外古籍文獻的收藏、研究及整理出版”國際學術論壇近日在桂林舉行。三十多所海內外高校、研究機構的相關專家學者出席會議。

保護與傳承迎來新機遇

中國出版協會常務副理事長鄔書林表示,新中國成立70年以來,中國國內的古籍家底已經基本摸清,古籍整理研究工作向深度、廣度拓展。中國古籍整理取得的重要成績與黨和政府的高度重視密不可分。黨的十八大以來,社會各界對古籍整理工作有了全新認識,接下來要爭取將古籍整理納入國家總體規劃。

中國國家圖書館副館長、國家古籍保護中心副主任張志清認為,傳統文化典籍是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重要載體。把握歷史機遇,推動古籍保護和傳承,是我們的重要使命。當前,中國已經形成了古籍收藏、保護、展示和研究的完整體系。隨著現代科學技術的迅猛發展,中華傳統文化典籍的完整保護與傳承迎來新的機遇。數字技術不僅可以完整再現古籍影像,而且可以實現古籍數據庫化,進行知識挖掘和知識關聯。涵蓋文獻學、版本學、目錄學、校勘學和書籍史等領域的古籍保護學科正在建立并拓展,整個文獻學領域正在結合新技術、新功能,實現突破性的發展。經過多年的人才培養,大批學有專長的人才在全國涌現。

推動海外流散古籍整理回歸

近年來,中國古籍出版領域頗為重視海外流散古籍的整理出版。但目前流散在海外的古籍數量仍沒有一個準確的數字。據估算,目前海外收藏中文古籍約300萬冊,其中不乏一些具有重要史料價值的版本。張志清表示,宋代《大藏經》在國家圖書館僅有完整的一部,但是在日本卻有好幾部。海外所藏北宋版古籍的數量超過了國內。整理研究海外古籍對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保護傳承有著重大意義。

南京大學文學院教授卞東波從事和刻本漢籍的研究工作。他認為,和刻本漢籍除了中國典籍的和刻本和日本對中國典籍的注釋、評論,還包括日本文人或學者用漢字寫成的漢籍。這一部分已經成為中國古代文學研究的新材料和學術增長點。中國古代文學對東亞地區漢文學的影響,是一個具有學術價值的議題。

在美國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大學圖書館副館長周欣平看來,海外古籍善本的數字化和出版工作具有傳承學術、保護典籍、惠及社會的功能。推動珍稀古籍文獻的數字化和出版工作,能夠讓部分海外典籍文獻以數字形式回歸,為保存中國文化遺產出力。

美國哈佛大學哈佛燕京圖書館館長鄭炯文在發言中細述了哈佛大學哈佛燕京圖書館珍稀中文古籍善本的館藏淵源。他表示,近年來圖書館將古籍數字化并公開,讓更多讀者能看到、用到善本古籍。希望海外圖書館能繼續與中國國內學者及出版社展開更多形式、更深層面的合作,合力推動流散海外的中文古籍文獻回流、回歸中國,為傳承與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作出貢獻。

合理運用智慧數據系統

近年來,古籍數字化、建設古籍數據庫系統,成為古籍保護的重要手段之一。浙江大學人文學院教授徐永明認為,建立智慧數據系統是大數據時代古籍整理的方向之一。古籍數字產品從電子文本到數據庫,具有了計量統計、定位查詢、可視化呈現、數據關聯等功能。通過引入技術手段,中華傳統文化典籍的附加值得到大大提高。我們還要進一步將古籍數據結構化。中國古代文獻浩如煙海,如何把它們變成智慧數據,需要進行大量的結構化數據建設,比如建設集文字、圖片、視頻等于一體的智慧數據庫。這也是今后古籍整理的一個方向。

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集團總編輯湯文輝認為,文獻資料是學術研究的基礎,重要的文獻資料可以推動原有研究得到深化與提升。海外古籍文獻的整理和出版是繼承和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非常重要的方式。整理海外館藏中文古籍,對于提升中華文化海外影響力,有著重大意義和價值。要總結館藏機構、學者團隊以及出版單位共同協作的經驗,集合多方資源開展海外古籍文獻整理與研究,積極探索與海外圖書館合作的模式。同時,推動立體出版、紙質出版、數字出版齊頭并進。要提早規劃,確定古籍數據庫未來的建設方向。

幸运365app能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