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如何藝術化地書寫鄉村,文學領域專家齊聚武漢這樣說

來源:長江網 | 周璐  2019年12月02日09:02

作為“同時代人”的作家,如何藝術化地書寫“新農村”、塑造“新農民”?面對變革時代紛紜復雜的生活,文學怎樣才能更加“精準”地表現現實?12月1日下午,一場主題為“精準扶貧背景下的鄉村書寫”的文學沙龍在湖北省作協舉行。參加沙龍的不僅有《農民日報》的記者、青年批評家、基層作家、中國農村研究專家,還有來自一線的扶貧工作隊干部。

文學沙龍現場 記者周璐 攝

會上,大家圍繞“鄉村的現實和文學想象如何處理”“生活經驗與審美經驗如何達到完美的平衡”等話題進行了探討和對話。

書寫鄉村一直就是20世紀中國文學的主流。在談及鄉村書寫的時代性時,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教授、評論家陳國和表示,中國文學在書寫鄉村文明這點上取得世界文學獨一無二的成就。特別是鄉村敘事在家族敘事、歷史敘事、苦難敘事方面達到一種廣度、深度和高度,但在表現20世紀中國鄉村的深刻變化,以及鄉村積極的、新的、肯定性方面,還缺乏特別卓越的作為。

陳國和談到,精準扶貧書寫對當下鄉村生活現狀以及精準扶貧對象的生活和精神狀況,乃至鄉村到底往何處去,都要有精準的認知,才能書寫出真正的鄉村。“精準扶貧書寫,是精準的書寫,要使當下文學書寫變得及物起來,從而揚棄中國現代文學鄉村書寫的浪漫式、挽歌式、野蠻式書寫,為當下農民問題、農村文學書寫找了新的書寫路徑。”陳國和特別強調,文學書寫是為了時代的需要,不是為了滿足作家對文字的堆積和把玩。

青年批評家一致認為,當下的鄉村書寫和20世紀有很大的不同。當下的農村已經不是魯迅時代的農村,不是沈從文時代的農村,也不是趙樹理時代的農村。他們的書寫模式很難套進當下的鄉村中去。《芳草》雜志編輯陳婉清說:“當代的農民在追求自己的幸福生活,他們也需要城市,也喜歡現代化,更喜歡在藍天下享受生活。”青年批評家們表示,在發生巨大變化的今天,作家將如何書寫新的鄉村和新的農民,需要作家們反思。

《長江文藝評論》副主編蔡家園認為,精準扶貧堪稱人類歷史上的偉大工程,凝聚著中國精神與中國力量。作為“同時代人”的作家,書寫當下生動鮮活的中國故事是歷史賦予的責任。

幸运365app能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