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李壽生《石榴花兒紅》:她在叢中笑

來源:文藝報 | 李炳銀  2019年12月02日08:39

和李壽生認識多年了。一是因為他在陜西工作了較長時間,視陜西為他的第二故鄉,和我這個老陜有了“鄉黨”關系,在逢年過節時有過幾次聚會;二是因為我們年齡相仿,屬于同一代人,在很多問題上有相近相同的感受認識,是為相知;三是因為他在繁忙的化工部、國家經貿委和國資委工作之余,有濃郁的文學創作情結,我在擔任《報告文學》主編的時候發表過他的作品,和我又是文友關系。因為有了這樣幾層關系,多年來,雖然平常各自在忙工作范圍內的事,見面交集并不多,但彼此可都是將對方放在心里的!

數日前,壽生來電話說,要將陸續抽空寫的一些報告文學作品結集出版,希望我看看,可否寫個小序言。對這樣的事,我支持并不推辭寫個短文的要求。“為君持酒勸斜陽,且向花間留晚照。”朋友的喜事,能夠躬逢其盛,乃一快事矣!

在書中,壽生寫了《石榴花兒紅》的自序。這篇序文雖短,但內容非常真誠豐富,具有很濃的社會人生滄桑感。作者簡潔地回顧和抒發了如今年近70歲、時常被人們統稱為“老三屆”的這一代人的幸與不幸、艱辛與犧牲、失去與收獲、坎坷與貢獻等豐富內容。這些看法可以引起一代人的共鳴。人活到世間,很難做到“世事浮云何足問,不如高臥且加餐”的,總會有各樣的涉及與糾纏,孑然一身度此生,只是一個美好的向往!但歷史總會有公平的評價。不管這一代人曾經有過幼稚和過錯,有過不幸和犧牲,但事實是,在這些人成為中堅的時候,伴隨著國家改革開放的腳步為社會奉獻了特殊作用和力量。可以說,中國的今天,如果沒有這一代人的存在和作為,現實的所有存在都是不可想象的。這就是一代人的經歷和一個國家歷史無法分割的現實。歷史就是歷史,無法假設和重寫。李壽生的感慨感受,不是哀嘆,是站在中國改革開放歷史轉折關口的沉思與評鑒。

李壽生的本職工作,我了解得很少。但他一定是個盡職并很有才干作為的人。否則,如何可以自陜西到北京,從基層到中樞,由干部到領導。單從收集到這里的幾篇報告文學作品看,李壽生也是個不平凡的人。化工業務,那是與文學創作存在著很大距離的領域,但李壽生能夠通過自己的觀察、采訪、感受和表達,將二者統一起來,這很不容易。在認真地閱讀了這些報告文學作品后,我甚至有點吃驚,學理工的李壽生,他在運用報告文學這樣的特殊表達手段時,也能夠將諸如個人、文學、化學、時代、社會、國家、精神、情感等很多的內容成分作很好地分解融合,最后以個性的作品呈現出來。像《遲到的大學生》,作品描述閻薇芬寧愿忍受著很多生活艱難,后來還有經歷丈夫患癌癥手術化療病逝這樣巨大的不幸災禍,堅持讀書考學,最后以常人難以承受的意志力出色完成學業的故事,就非常令人震撼和深思。作品成功的地方,在于作者深知閻薇芬之所以堅決并甘愿付出這一切沉重困苦的內心動力,是因為非常珍惜此前因社會動蕩而喪失的進大學求學的理想愿望和追求精神。人物對被陰晦的歲月傷害和世事損毀的人生與事業夢想的不棄性格,被作者用真實動人的人物行動故事詮釋得十分成功。這樣帶有悲壯故事的書寫,讓閻薇芬頑強的性格和堅毅的精神追求在與社會歷史環境的沖突中得到了很好的凸顯,令人沉思和感動。作品篇幅雖小,可內容密實豐富,存在很強的感染力量。其實,在《“MBA”的神圣殿堂》里,也有類似的主題因素。一些已經是廠長、高工或管理骨干的人,之所以寧愿肩負重壓、忍受周圍人們的誤解,業余攻讀學業,除了實現自己人生事業的更高理想,對國家有更大的擔當,不也是對此前失落機會的糾正和填補嗎!這些作品,圍繞人物的真實人生和精神內容而展開故事敘述,將對人物心靈和精神意志性格的表現置于中心,沒有陷入很多作家重故事而忽略人物的泥潭,是得了文學創作真諦的作為。

《“將軍”與鞋王》《冠軍手中的“秘密武器”》以及《澎湃東方》這幾篇,作品題材接觸的是化工系統的人物和故事,作品里像青島雙星集團老總汪海、天津橡膠工業研究所科技人員李樹洲、領舞全球MDI的煙臺萬華集團的丁建生與廖增太等人,在企業發展和產品研制過程中的曲折傳奇成功情形,讀來令人振奮和別有趣味感受。汪海在美國脫鞋舉在手上解除記者疑惑的情形;李樹洲頗費心思研制出“729”乒乓球拍膠皮,力助郗恩庭戰勝強勁對手,奪得世界冠軍為國爭光的情形;萬華人不屈服壓力在全球市場領舞的奮進情景等,都很激情地書寫了人物的意志力量和智慧決斷,以及對事業、對國家的使命擔當情懷,有驚心動魄的故事,也有生動的人物精神情感展示。讀來令人振奮、欽佩和對其產生敬意。

而像《放歌“神六”》《九天攬月壯歌行》《渤海灣畔的豐碑》《山花爛漫未必總在春天》這幾篇,更是在重大的題材對象和國家化工發展歷史的進程中,在對人物事業曲折的回望中,展現了國家科技進步的輝煌成果,追蹤記錄了化工領域、體育戰線前輩人物的奉獻精神和奮斗身影,為人們展開了更加闊大和激動人心的場景。這些作品很充分地體現了李壽生在理解和運用報告文學這種特殊文體過程中的從容和靈智特點。對于像“神六”“探月”這樣很能體現國家性格和科技實力的事件對象,李壽生作為一個“局外人”、非專業作家,卻積極熱情地參與表達,動情地傳遞其中曲折傳奇,又在很多地方表現出航天人的理想堅持、使命擔當、智慧研發創新、趕超世界前沿等精彩動人故事,很使我意外和尊敬。而在《渤海灣畔的豐碑》里,李壽生又探析歷史,在真實客觀的歷史事實和進程改變中,深情地對范旭東、侯德榜、李佐華等化工前輩的國家精神、職業奉獻、高尚人格、專業智慧等進行了精簡的敘述。這一切,無不表現著作者的價值取向和寫作態度,也同時使自己的報告文學,在“經世致用”中煥發出生命和力量。

自然,李壽生業余寫作的這些作品,雖然很有個性價值,但畢竟數量還少。我們不能夠對一個業余作家要求得太多。但是,這樣的創作經歷對李壽生非常重要。如果說此前他因為本職公務繁忙,難以在文學創作上投入更多時間的話,那么在退休之后,文學創作或許可以成為他的又一個事業選項,使自己的人生再開辟出一個自由廣闊的天地。

幸运365app能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