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用浪漫戰勝孤獨”

來源:文匯報 | 胡中行  2019年12月02日09:01

古意呈補闕喬知之

沈佺期

盧家少婦郁金堂,海燕雙棲玳瑁梁。

九月寒砧催木葉,十年征戍憶遼陽。

白狼河北音書斷,丹鳳城南秋夜長。

誰為含愁獨不見,更教明月照流黃。

初唐詩人沈佺期為人行事似無可稱道,但他對格律詩的形成定型,貢獻卻是巨大的。可以說,盛唐詩歌高潮的形成,沒有陳子昂不行,沒有沈佺期(當然還應加上宋之問)也不行。

這首詩,在七律形成過程中具有典范作用。聞一多在《唐詩雜論》中說:“此詩曾被推為唐詩七言律之冠,當在于它的體高骨古,一氣呵成,自六朝以來,作詩人的多練散句,整篇勻稱的作品很少見,所以大家都重視一氣呵成的作品。”

我一直認為,評哪一首唐詩為第一的做法是沒有意義的。但是如果一定要“評”的話,那么我認為,這首詩入選的理由要比崔顥的《黃鶴樓》來得更充分些。第一,這首詩格律嚴謹,二四六處對是對,粘是粘,絲毫不差。中間兩聯的對仗,也非常工整。一定要找格律上的瑕疵,只有第七句的末三字“獨不見”為三個仄聲,是為“三仄調”,小小的毛病,能避則避,不避也不能算大錯。第二,此詩作于格律詩的開創期,對后來者實有示范作用。

此詩題目中所說的“古意”,是指梁武帝蕭衍的《河中之水歌》:“河中之水向東流,洛陽女兒名莫愁。十五嫁為盧家婦,十六生兒字阿侯。盧家蘭室桂為梁,中有郁金蘇合香。”

關于這首詩的好處,顧隨的說法很有參考價值,他說:“堂曰郁金,梁曰玳瑁,則豪家也。海燕雙棲,則良辰美景也。一首愁苦之詩,看他開端如此富麗,且莫說是修辭學所謂對比。前三句言閨中,第四句言塞外,始入本意,正寫愁苦,而音節如此朗暢,氣象如此闊大。五、六兩句,白狼河、丹鳳城屬對之工,且不必說,須看他又是一句塞外,一句閨中,開合之妙,真與三、四句相同,而所謂氣象與音節者,殆將過之。”

月下獨酌

李白

花間一壺酒,獨酌無相親。

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

月既不解飲,影徒隨我身。

暫伴月將影,行樂須及春。

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亂。

醒時同交歡,醉后各分散。

永結無情游,相期邈云漢。

李白的《月下獨酌》共有四首,這首是第一首,也是寫得最好的一首。其他三首則寫得很一般,尤其是第四首,有人甚至懷疑非李白所作,因為“此種語太庸近”(查慎行)。其實,我們不能要求大詩人篇篇出精品,就像圍棋高手也會出昏招一樣。

這首詩的最絕妙處,在于“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兩句。蘅塘退士的《唐詩三百首》在其下注曰:“題本獨酌,詩偏幻出三人,月影伴說,反復推勘,愈形其獨。”這兩句的妙想,可能是受了《南史·沈慶之傳》的啟發。傳中說到沈慶之曾經對人說:“我每履田園,有人時與馬成三,無人則與馬成二。”但李白的這兩句明顯的“青出于藍而勝于藍”,無論從哪方面說,都比沈慶之的原話高妙很多。

我認為,這首詩其實是寫了詩人“用浪漫戰勝孤獨”的過程,這個過程是復雜而艱難的。全詩七聯,第一聯寫孤獨,第二聯用浪漫去化解;第三聯再寫孤獨,四、五兩聯再用浪漫去對付;第六聯又是孤獨,最后用浪漫作結。從詩中我們可以感受到種種精彩:冷落的郁悶、天才的孤獨、率真的個性、浪漫的情懷、飄逸的詩風、酣暢的筆法,等等。這就是李白,他的可愛,他的偉大,盡在于此。

幸运365app能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