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悲慘世界》如何改編為兒童劇?

來源: 中國藝術報(微信公眾號) | 崔志穎  2019年12月02日09:52

兒童劇《悲慘世界》海報

 

為厚重的《悲慘世界》賦予孩童的屬性

——兒童劇《悲慘世界》觀后

崔志穎

將世界經典文學巨作搬上兒童劇舞臺,是中國福利會兒童藝術劇院近幾年來一直在嘗試和探索的。11月30日,中國福利會兒童藝術劇院新創劇目兒童劇《悲慘世界》(編劇杜邨,總導演蔡金萍,導演張晶)在馬蘭花劇場試演。該劇是劇院2019年度的壓軸大戲,是中福會兒藝開創的“經典文藝作品兒童版系列”的第三部。

兒童劇《悲慘世界》劇照

《悲慘世界》是法國文豪維克多?雨果的一部史詩般的作品,是一部反映尖銳社會矛盾和人民痛苦命運的文學作品。兒童劇《悲慘世界》從內容上只取材了原著四分之一的內容,主題凸顯了主人公冉阿讓的“誠實與坦蕩”,劇中人物更是富有創意的將原作的人物化為了動物的形象。

故事的開場是一個假面舞會,每個動物都戴著面具。這時,一匹狼出現了,它就是剛從苦役場越獄的冉阿讓。它面露兇狠之色,仿佛對這個世界充滿了仇恨,只有仁慈的大白鵝主教接納了它。多年以后,小城蒙迪埃成了羊的天堂,市民們生活越來越快樂,因為他們有了一個令人愛戴的市長馬德蘭先生(冉阿讓化名)。而善良、柔弱、無助的母羊,一個單身媽媽芳汀把女兒科賽特寄養在了一個狐貍開的小旅店里,為了能夠在蒙迪埃城找到一份合適的工作,撫養科賽特。與此同時,警探沙威一直在追蹤逃犯冉阿讓。一個救贖與被救贖、誠實與坦蕩的故事就這樣在舞臺上演繹。

從巨著里提煉主題,從孩童的視角詮釋人物

長篇小說《悲慘世界》是雨果最重要的作品之一,該作多次被改編演繹成影視作品。但兒童劇不需要過于凝重的主題,小觀眾們從中獲取的是他們在成長過程中需要養成的品格。

該劇編劇杜邨選取了原著的一小部分,他在劇本中傳達給他們的是人應該具備的品質:誠實與坦蕩。雨果原作里的人物性格飽滿、經歷坎坷,為了把這樣的人物化為孩子們能接受的人物,杜邨巧妙地利用孩子對動物的理解和感性的認知,將原作中的人物用動物來詮釋。

兒童劇《悲慘世界》劇照

比如:冉阿讓,一名從苦役場越獄的苦役犯,他滿臉都是兇狠之色,充滿戾氣,對這個世界充滿了仇恨,但受到主教感化之后,脫胎換骨成為一個人人敬重的好市長。編劇就把這樣的人物特質轉化成了狼的形象,一匹披上了羊皮偽裝的狼。他混跡在羊的天堂(馬德蘭市)里,成為羊的領袖。原著中善良、柔弱,充滿悲劇色彩的芳汀,被轉化成了帶著小羊獨自生活的小母羊。狡猾、市儈的德納第夫婦一家與狐貍的形象也是天衣無縫的貼切。

兒童劇《悲慘世界》劇照

這樣一來,一個個生動的動物形象將巨著《悲慘世界》變成了一個童話的世界,小觀眾能夠看懂、理解,并產生情感的共鳴、認知的升華。

用夸張、詼諧的表演風格增加童趣

該劇用動物的形象來演繹世界經典,從孩子角度來創作。總導演蔡金萍認為相比動物和人類,孩子往往更親近動物,動物沒有一種居高臨下的感覺,但飾演動物對演員要求卻更高。

兒童劇《悲慘世界》劇照

該劇不僅僅要求演員演動物,還要將人物細膩的內心世界通過肢體和表演外化。比如,小母羊芳汀在德納第夫婦的旅店里內心矛盾,她既希望女兒在一個健全的家庭里得到妥善的照料,又面臨德納第夫婦提出的高昂的撫養費。芳汀的飾演者張晶晶用彎曲的手臂和轉圈圈的動作表達她當時復雜的內心世界。忠誠執著的警犬沙威有狗的姿態也有軍人的利落身姿,德納第夫婦一家用狐貍尾巴的動作表達他們的爭執、狡詐和市儈。動物的形象,人類的心理,外化的心理活動就是該劇的一大特色。

兒童劇《悲慘世界》劇照

原著本身的厚重感不免會讓這個劇帶上沉重的色彩,這與少兒觀眾喜歡熱鬧、活潑產生了矛盾,但該劇將人物轉化為動物的同時,還巧妙地運用動物形象和動作的特點讓演出充滿著詼諧和幽默。劇中主教的管家瑪格魯瓦爾太太是一只鴨子的形象,她的一驚一乍和小市民的氣質,被演員戴曄用鴨子搖擺的行動姿態、呱噪的語言來塑造,形成了這個人物特有的趣味性,符合了兒童觀眾的喜好。德納第夫婦狐貍一家被演員們用夸張放大的表演手法,賦予了人物喜劇的色彩,總是讓人忍俊不禁。

用輕盈、靈動的舞美畫風柔化原著的厚重

《悲慘世界》本身是一個戳痛人心的堅硬的故事,該劇在舞臺風格上反其道地使用了很多柔軟、輕盈的設計。從演出的一開場的舞會,懸浮著綿軟的云朵,輕柔的紗幔自上垂下。緊接著的是米里哀主教的家,配合著主教大白鵝的形象,主教的家是用無數下垂的羽毛點綴,而后狐貍旅館用了毛茸茸的狐貍尾巴構建,醫院是白色的紗幔和白色的羊毛絨球,哪怕是羊群的紡織廠也是懸掛著棉線和棉輪。靈動,是該劇舞臺設計的另一個特點,很多會動的裝置在臺上出現。滑動的紗幔、轉動的棉輪、剪子會動的剃毛間、會張開閉攏的“大獨眼”法庭,幾乎每一個場景都會出現一個會動的裝置布景,這無疑會讓臺下的小觀眾趣味盎然。兒童觀眾對于一個事物的關注時間比較短,動態的舞臺給他們創造出了一個充滿意外的新奇的世界。

音樂劇式的旋律增添明快和時尚感

不同于音樂劇《悲慘世界》史詩性的特點,兒童劇《悲慘世界》的音樂減少了那份厚重和激昂,增加了簡潔明快和時尚感,透出音樂劇的風格化特點,配合全劇動物的人物形象,顯得更為生動活潑。特別是羊群工廠做工的那段音樂,旋律猶如跳躍的羚羊,又如紡織女工們飛揚的纖手。“馬德蘭市長”那段配合著“披著羊皮的狼”市長冉阿讓,樂曲鮮明活潑,不僅充滿活力還帶上了一份神秘感。除此之外,劇中的主要人物冉阿讓、芳汀都有各自的唱段,樂曲幫助演員塑造出更鮮明的形象,曲調更是朗朗上口,在配樂方面還增加了一些情緒化的元素,曲調跟著劇情和人物走。

兒童劇《悲慘世界》劇照

適合孩子觀看的舞臺劇,是這部《悲慘世界》最大的屬性,從劇本到二度創作,無一不是圍繞著小觀眾而來,只有真正了解兒童的生活、兒童的心理特點才能創作出這樣一臺兒童劇。它讓現在的小觀眾通過舞臺,走近文豪,走近經典。

幸运365app能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