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濮存昕馮滿天組CP “蘿卜白菜”大家都愛

來源:北京青年報 | 郭佳  2019年12月02日09:09

濮存昕和馮滿天即興發揮

一位是戲劇界的腕兒大,一位是民樂界的大拿;搞戲劇的“對襟兒”挺帥,搞民樂的“禮帽兒”挺搭;這邊老濮“青春年少”,那邊滿天一口銀牙;二位“頑童”組CP,“蘿卜白菜”大咖。

2020年1月2日到3日,著名話劇表演藝術家濮存昕將和著名中阮演奏家馮滿天合作,于保利劇院舉辦《聽見美·濮哥讀美文滿天昕光音樂朗誦會》。“我們這組合就叫‘蘿卜白菜’。”在11月30日建投書局國貿店舉辦的二人音樂朗誦分享會上,濮存昕開玩笑地說,“蘿卜白菜,誰都喜愛?”

跨界基因重組

11月30日上午,二百余位朗誦愛好者和民族音樂愛好者聚在建投書局國貿店的報告廳,傾聽濮存昕和馮滿天分享他們對朗誦和中阮藝術的心得。

“我這一輩子都快過去了。”濮存昕說,“你會在人生中記住什么?在藝術中賞過什么,品過什么?聽了滿天的演奏后,你會記住——這是咱們中國自己的。”

濮存昕說,北京觀眾的耳朵是有“品位”的,但也會思考“我們自己最好的東西是什么,大家會豎起耳朵去尋覓”。濮存昕在評價馮滿天的音樂時,形容他內心既有狂野的一面,也有溫情的一面,他既是做民族音樂的,又是最早玩搖滾的那批人之一,“我們就是基因重組。”

說到朗誦,馮滿天認為,文人聚會的時候,音樂和詩沒有分開過。“每個人在不同的狀態下、情境里,會有不同的情感,就像今天下的雪……”話音未落,馮滿天便撥弄起中阮,而濮存昕也即興誦起了一句電影臺詞:“美麗的小松樹,大雪染白了你的睫毛。”

“未知太好玩了”

在雪的主題下,馮滿天繼續著他即興的發揮:阮音渾厚低沉處,如大雪壓枝;斷續余音間,恰飛雪零星;演奏者一時忘形,而觀眾也沉醉其中。至音斷意境出,片刻后掌聲雷動。

就著這音樂泛起的詩意,濮存昕談起了藝術創作中的“直覺”和“即興”。濮存昕說藝術真正有趣的地方在于,用“直接”和“即興”把那個固定下來的形式的東西在一定程度上去解構、稀釋和溶化。

說到表演,馮滿天說他在1997年看了濮存昕的作品后便喜歡上了他的表演,“20多年的種子,今天終于結了果。”提起明年1月2日到3日的演出,馮滿天說他們之前不敢做太多的排練,因為他擔心排練過多會讓演出變得“程序化”。“我知道濮老師的水準、文化、積淀都在這兒,我們期待著那一天的驚喜。”

“因為,未知太好玩了。”馮滿天說。

興之所至,馮滿天撥琴弦以抒懷。濮存昕走到一張幾案前,拿起案上一蛇形木,晃動其身,蛇形木發出溪流之音,馮滿天阮音驟起,濮存昕又敲案幾上的銅磬,阮音漸緩。濮存昕高聲誦道:“滾滾長江東逝水……”

阮音疾馳,如水流奔騰,濮存昕走到馮滿天身邊,朗聲道:“……浪花淘盡英雄。”

幸运365app能信吗